法制晚報訊(記者 朱天龍 蘇妮) 今年5月,秀水街宣佈將打造中國的高端市場,對於售假、欺詐的店家予以清退,同時引進眾多新商戶。但今年6月時入駐的商戶,已有十餘家於上個月陸續撤出商場。
  商戶告訴《法制晚報》記者,這是因為秀水街在招商時許下的高端轉型、客流量大、廣告推廣等諸多諾言均未兌現,且在簽訂合同和收費過程存在不合理現象。商戶們撤離後,一個攤位數萬元的保證金至今還沒拿到。
  對於商戶們的指責,秀水街董事長張永平均予以否認。
  商戶撤離看好轉型入駐先繳費再簽合同
  吳女士原本在姚家園經營翡翠生意。今年6月,一名秀水街的招商人員勸其加入秀水街市場。起初吳女士認為,秀水街給人的印象就是以銷售假名牌、小商品為主,並不適合自己。但她回憶,招商人員一再承諾,秀水街要轉型升級,準備從4層文化古玩類商品開始轉型為高端市場,吳女士終於動心。
  當月和吳女士一樣被邀請的,還有在其他商場經營彩寶的史女士、銷售鼻煙壺的高女士,以及秀水市場通過各機構單位邀請的工藝美術大師等10餘名商戶。
  然而剛一進駐市場,這些商戶便被要求繳納大量的經營保證金,“說是為了保證商戶的產品質量以及服務等問題,等我們不幹了的時候再退給我們。每個攤位是5萬元。”
  繳納完保證金的次日,吳女士被通知前去繳納租金並簽署租賃合同。而市場又表示先要繳清半年的所有費用才能看合同,“他們說市場慣例就這樣。”吳女士無奈,繳納了11.6萬餘元,包括物業費、宣傳費和租金。
  生意蕭條撤離遇阻保證金未退
  到今年11月,各個商戶在秀水街4層的“民俗大師區”已經經營了5個月,他們發現市場的情況絕非當初招商人員描述的那樣“美好”,自進駐後,這些商戶的生意愈加蕭條,於是大家逐漸萌生退出市場的念頭。
  今年11月,吳女士和幾位4層的商戶不想再續租,向秀水街辦公室遞交索要宣傳費收據、各項收費發票及租賃合同,但市場方一直沒有回應。幾位商戶又遞交了《解除合同通知書》,市場方回答稱,若想解除合同就要放棄當初繳納的保證金,簽了《放棄保證金承諾書》,才能給商戶開出門條,否則商戶的所有貨物都無法搬出市場。
  多家商戶便只好偷偷將自己的貨物運出市場,而店鋪內的柜子等大型物品則乾脆捨棄不要。
  還有商戶稱,提出不再續約後的三個月內,市場方找出種種理由進行罰款。合同期滿之後不僅退不回保證金,反倒又交了不少錢。
  據商戶介紹,這次撤離的多是四層賣文化古玩類商品的商戶,“現在這種情況,其他層的小商品相對好賣些,但這些高端商品生意太差了。”
  直到現在,已經撤離市場的商戶,當初繳納的“經營保證金”都沒有拿到。
  各執一詞
  商戶們稱,秀水街在招商時許下的高端轉型、客流量大、廣告推廣等諸多諾言均未兌現,且在簽訂合同和收費過程存在不合理現象。
  秀水街董事長張永平稱,不退還商戶們保證金是因為商戶違反了規定,包括“未經商場允許自行歇業超過兩天”等。“不是我非要扣著保證金不給,關鍵你得給我一個恰當的理由,要麼證明你確實沒違反規定,哪怕讓我同情你把錢給你也行。”張永平稱,“像他們之前那樣來我這鬧,又找110的,我要把錢給他們,那所有商戶都來找我,我怎麼辦?現在的情況就是,法院讓我給保證金我就給。”
  對於商戶們的其他指責,張永平均予以否認。
  1
  招商宣傳誇大?
  ●商戶方:客流10萬嚴重縮水 宣傳費沒起到作用
  吳女士稱,招商人員當初承諾保證每天客流量在10萬人次。但實際上商戶們的顧客每天只有十幾個人。
  商戶王明(化名)稱,由於樓層里還有大量空置的商鋪,給顧客造成了蕭條敗落的感覺,很多顧客見到這裡的空鋪過多,便直接返回。市場方當初稱一個月內填滿這些商鋪,但現在離開的商戶越來越多。
  昨天下午,記者在秀水街看到,商戶們之前所在的4層區域每家店鋪都生意冷清。“一天賣不了多少錢,天天都虧本。”4層的兩個商戶抱怨道。
  此外,招商人員承諾會通過媒體大規模宣傳。商戶們也繳納了2000元/月的宣傳費,一次性要交半年費用,但卻並沒有換來讓商戶們滿意的宣傳。“說通過媒體和廣告宣傳,但我們只看到商場里發過一陣宣傳冊,主要說的還是商場轉型,正在招商。”
  ●市場方:未收過商戶宣傳費也未承諾客流量
  張永平否認曾做過客流量在10萬人次的宣傳。“這不胡說八道嗎?10萬人這商場就滿了,秀水一天的客流量並不固定,一兩萬也有,三四萬也有。”
  張永平還否認市場收過宣傳費,但稱市場確實做過宣傳。“宣傳的方式有很多,比如我們商場的宣傳冊,在高端消費場所投放雜誌,商場外牆的廣告,包括微信微博,他們這些珠寶店我們都做過推送。”張永平稱。
  不過在商戶孫女士提供的一段錄音中,幾名商戶繳納宣傳費時問秀水街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能否開收據,工作人員稱,秀水街的宣傳費多年來從來都是不開任何票據的,這部分費用是替旅游公司收的錢,所以白條都不能打。
  2
  簽合同不合規?
  ●商戶方:收費沒給正規發票簽合同沒讓看條款
  吳女士稱,簽訂合同前繳納的費用均無正規發票,物業費和租金是一張收據,保證金寫在白紙上,而半年一萬二的宣傳費則無任何收據。
  簽訂合同時,市場方並沒有讓她仔細研讀其中的條款,直接將合同翻至最後一頁讓她簽字。簽完合同即被市場處收走,“也沒給我留一份。”
  吳女士的話得到了多名商戶的證實。部分商戶有閱讀合同條款的機會,但發現並沒有物業費和“宣傳費”的約定時,所交錢款已經不予退回。想到秀水街的名號,大家沒再多慮。直到他們撤離市場的前幾天,秀水街才把合同交到他們手中。
  ●市場方:開收據不影響繳稅簽合同程序不違規
  張永平稱,雖然物業費和租金開的是收據,但在稅務那邊也都有備案,都會繳稅。
  關於簽訂合同,“我們是讓他們每個人都仔細看過才簽的,簽完合同才收的錢。”市場方出示了某商戶當時簽署的合同以及收款憑證,日期均為2014年6月30日。
  不過該商戶表示,雖然日期是同一天,但當天也是先交錢後簽合同。商戶高女士也提供了收據,保證金、物業費和店租發票的日期均是2014年6月6日,而合同落款日期則是2014年6月24日。
  3
  未真正轉型?
  ●商戶方:
  假貨仍在影響生意
  鑒定中心一直沒有
  吳女士稱,招商時,市場稱會把假冒廉價小商品清退引進高端商家,成立1000萬元的質量保證基金,“他們說市場還將成立珠寶鑒定中心和拍賣行幫賣珠寶的商戶盈利。”
  然而幾名商戶發現,入駐後店鋪周圍都有銷售假貨的情況,經營同類低端產品的商家也未被清退。“顧客認為我們經營的也是假貨,瘋狂砍價,影響銷售。”經營鼻煙壺的高女士說。
  而珠寶鑒定中心、拍賣行更是杳無音信。吳女士曾自己購置了一臺珠寶鑒定設備,市場管理人員告訴她,不要為顧客從秀水街其他商鋪購買的商品進行鑒定。“他們也知道肯定有假貨,市場又打著假一賠十的招牌,所以讓我們管好自己就行。”
  記者昨天在市場探訪時,地下一層一家經營皮包的店主直接表示:“我這裡的東西都是假的,你要買真的就只有一樓有一家店是。”
  ●市場方:
  違規就按合同辦
  市場可聯繫鑒定
  對此,張永平稱,市場是按照國家規定處理假貨的,顧客一旦買到了假貨可以投訴,市場按照貨品價格先行賠付,並且對商戶進行責罰。市場讓商戶交“經營保證金”的目的也是約束商戶規範銷售,“商戶有違規行為就按照合同辦,該清退清退,該罰款罰款”。
  對於成立珠寶鑒定中心和拍賣行,張永平稱之前商場後面有個拍賣行,“後來也那什麼(沒有)了”。市場沒有資質進行珠寶鑒定,而且也沒說要成立鑒定中心。如果顧客要鑒定的話,市場可以聯繫鑒定。文/記者 朱天龍 蘇妮  (原標題:秀水轉型半年 部分商戶撤離 多為四層文化古玩類攤位 商戶稱招商承諾未兌現 假貨仍在影響生意 市場方反駁指責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n35jngstw 的頭像
jn35jngstw

a漫h漫一起看www.cn6r.com

jn35jngs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